新闻资讯

News

公司新闻
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 >公司新闻 > 办法总比困难多 礼品商需顺应形势调整渠道

办法总比困难多 礼品商需顺应形势调整渠道

  小宋是杭州市中心某办公楼的保安,最近他发现,一楼大厅和往年有点不一样:以往这时候,大厅里摆满了别人送来当做新春礼物的蝴蝶兰,可是今年到现在,只寥寥数盆,挺冷清的。


  小宋的感觉没有错,比起前几年红红火火的节前礼品市场,今年的市场遭遇了寒流。
  大的团购业务一单也没有
  程建国在杭州有一块花卉培育基地,今年他在大棚里养了几万苗兰花(蝴蝶兰、大花蕙兰),前几年的年宵花市场非常火爆,他准备也在今年好好做一笔。
  “国庆刚过完,我就组织了一支销售团队,但是到现在,大的团购业务一单也没做成,这几天我都在外面跑,根本没时间休息,心里急啊急死。”程建国说。
  对于年宵花销售,程建国不是没有经验。按照以往的规律,离春节还有不到20天,花市应该启动了,可现在,还是“平静如水”。
  现在,价格已经有点小跌,比如蝴蝶兰中的“大辣椒”,去年38元左右一苗,今年30元左右。但对程建国来说,批发价下跌了并不算糟;接不到单子,才是最糟糕的。
  去年年中,他本来和一些单位、企业已经谈好了单子,可不久前纷纷打了退堂鼓,有的连定金都不要了。

  为了今年的春节礼品花市场,他准备了5000盆蝴蝶兰和春兰,没想到销售惨淡,到现在只卖了200盆。“我们的基地一年开销要100万元,到现在只卖了4万多元,亏定了。”

  年关至,蝴蝶兰全国遇冷
  蝴蝶兰主打年宵花市场,如果今年出不了货,明年就不值钱了。
  “年宵花市场的蝴蝶兰都是经过基因改造的,就开一次花,花期大约2个月,过了花期,即使养得活,也只是一蓬草。”程建国说,“早知这样,当初还不如种菜赚钱呢。”
  程建国说,急的不光是他,全国形势都差不多,许多云南基地的供货商也卖不出货,前几天,他认识的一个云南老板还向他“兜货”,去年150元一支的蝴蝶兰,今年130元就给我了,还包运费。可是我自己2个多月也就卖出200多盆,还有胆子接吗?
  估计一半的批发商会亏
  记者在吴山花鸟市场了解到,涉及个人、婚庆的盆花、鲜切花,今年其实影响不大,受影响的主要还是价格较高的礼品花市场。“老百姓一般买买十几二十元一盆的花,这种几百元一盆的花谁会去买啊?”一位鲜花店主说。
  另一方面,因为高档酒店的公务会议、宴请退订了9成,酒店对布置装饰用的花卉需求也随之下降。杭州一家花卉公司的工作人员说,今年元旦以后,会议摆花一单生意都没接到。
  在石桥路的花卉批发市场,年宵花的主要品种有蝴蝶兰、大花蕙兰、君子兰等,进货渠道以云南、广东、海南为主,还有杭州周边地区。几位批发商告诉记者,市场总体不乐观,批发量减少了3到4成,估计有6到7成上游种植户要亏,一半的批发商会亏。
  海鲜大礼包团购量下滑三分之二
  不仅是鲜花,就连以往炙手可热的苹果产品今年也变得波澜不兴。
  “往年这个时候,苹果产品全线涨价,像去年,IPhone4s都涨疯了,今年到现在价格一点没动。”百脑汇天诚通讯的负责人说。
  比起前几年三四千元的IPhone和iPad,今年“消费者”的热情明显下降了,前几年动辄4000多元的苹果手机,甚至笔记本电脑,今年基本上卖不动了,出货量比去年少了近三成。
  他分析,受到各种因素的影响,许多单位在年会上减少了投入,需求一下子降低了。
  另外记者了解到,过年期间很受欢迎的各种海鲜大礼包,今年的团购量下降了三分之二。
  突围
  办法总比困难多
  只是需要顺应形势
  团购出不了货,程建国想把兰花放到超市去卖,一两百元的产品价格适中,也许会有人喜欢。杭州一家大型超市同意让他的部分产品进入超市销售,至于销售效果如何,程建国说还得再看看。至少有条出路了,这让他暂时宽了心。
  苹果产品经销商则不太着急,今年市场不好,大不了少做点,“节前市场,不可能年年都这样无厘头地好下去的,这也是个经济的风向标嘛。”一位经销商说。
  应该说,市场的变化如风如雾,确实让人措手不及,调整渠道和产品结构,可能是这些礼品商目前最需要思考的。一种商品,不可能永远靠团队订单、靠高溢价生存,否则它不是一个垄断产品,就是一种畸形产品,迟早会被健康的市场所淘汰。如今的市场,其实也是在还“蝴蝶兰们”一个正常的市场价值。
  年还没来到,未来的办法一定能比困难多,只是需要顺应形势。